关于我们

ABOUT US

一村私享会 | 哈佛学者:特朗普时代的中美关系及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浏览次数:发布日期:2017-08-10


炎炎夏日,一村私享会迎来了重量级嘉宾

——James 博士

2017年8月2日,一村资本私享会在位于北外滩的充满魔法风情和书卷气的建投书局举行,40位企业高管、partner 、国际关系学者们济济一堂。以下内容由现场实录整理而成。


无“正”可守的特朗普

特朗普是在1933年到目前为止第一位经济国家主义者(注:无法与国际市场价格相竞争从而追求贸易保护主义的人或企业)总统,作为一个经济国家主义者,他希望美国对于其他国家都保持贸易赤字,同时,他觉得现在美元的价值太高了,应该进行贬值,当然他不会说美元需要弱势,而是将手指指向中国说:你是货币操纵者,你应该要进行人民币的升值。


因此,相比我所见过的任何民主党或共和党的总统,特朗普的政策完全不同。我本人也研究历史,我会说他是美国历史上最弱的一个总统,为什么?因为他自己的党派共和党不支持他,反对党民主党对他的反对声音又非常地高,而且他自己的政见非常的弱,美国商业界对其的支持也非常地低。他想要做什么都是阻碍重重。


然而一个弱势总统并不等于没有权力与影响力,而是说寻常的政治手段无法带给他利益,这反而是最危险的一点,因为特朗特普手中拥有军事权力和影响力。

正如《孙子兵法》的两个概念,“守正”和“出奇”。我们知道他在“守正”(正统政治)上已经失败了,如果特朗普不甘于失败,想要做英雄,那么他有可能会选择“出奇”——通过战争来取得成功。


反对特朗普的几大力量

华尔街:弱势美元是他的最重要的政策之一,首先因为他是一个地产商,一直是举债运作,也就是我们所称的“债务人”,他当然希望美元走弱;其次他认为让美元下跌会形成美国的顺差,美国产品就会更加便宜,进口产品就会更贵,这样就会促进本土消费,进而刺激美国经济,把工作机会还给美国人;第三,他认为这样能够让在海外的美国公司的资本回流。但华尔街的银行不喜欢通胀,他们的资产是和美元挂钩的,他们希望这些资产能够保持,不要贬值。


特朗普曾在辩论中承认破产数次,但他紧接着宣称“你知道我的债权人都是非常邪恶的。”——从来没有人有过这样子的言论!他利用破产的故事让他成为一个非常强的抵制华尔街的势力(来博取选票),尽管他的内阁及顾问都有高盛的高层工作背景。


如今特朗普已经当上了总统,但他仍然很难去控制借贷,因为美国央行——联邦储备银行是完全独立的机构,美联储主席耶伦又是反对特朗普的见解的,特朗普一直致力于扩大借贷,但受到了美联储的抵制,到明年2月,特朗普会想办法让耶伦不能继续任职,但她仍然会成为美联储的领导人之一,这是特朗普不能控制的。


跨国公司:特朗普主要是支持第一产业,包括钢铁、天然气,他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的承诺,说政府会大力支持这些产业,因为这样可以刺激美国经济、增加就业机会,这也是他反对巴黎协议的一个原因。但更多美国大公司都是有全球业务的跨国公司,他们的供应链也是全球化的。对于这样的公司来说,他们肯定不希望国家提升关税,也不希望贸易保护主义的出现——这从媒体态度可以看出来,因为媒体背后是大财团在支持。目前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关税已有所增加,如果说整体关税都升幅比较大的话,对大公司来说损失就非常的大了。当然至今为止特朗普在贸易交易方面并没有任何进步,因为这方面他的权力也是有限的。

美国盟友:特朗普上台之后比较偏向双边贸易主义(以双边协定取代区域或多边机制)。我们知道在过去美国和这些盟友的关系经常是合作关系的,在目前盟友对他的承诺普遍持怀疑态度的情况下,他的权力也是受限的。


民意:一般来说美国总统在上台之后,民意支持率通常会上升,但是特朗普却从45%下降到了40%


2018年是特朗普跨不过去的坎

不止反对党,特朗普在共和党内部也有很多反对者,而且反对的声浪非常强大,他在共和党的核心的支持力量里面是没有支持者的,尤其是共和党背后的真正金主——那些给政治现金的大公司,有时候他们会公开地支持某个候选人,有些时候只是默默支持,但是这些支持都没有给到特朗普。


共和党核心力量不支持他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所表达的政见和三十年代开始的总统所提出的政见都是不一样的,共和党总统都是支持经济全球化、贸易自由,而特朗普宣称的正好与此相反。而且很多共和党成员的政治献金也是来自于金融机构,这些机构希望美元强大、资产保值,他们的反对,造成了特朗普在党内都无法执行其政治思想。一年半前,我在我的书里就写到这一点,那现在呢,他简直就是在国会举步维艰,没有任何的法案,包括推翻奥巴马的医疗保险的法案,所有的这些,都没有办法在国会通过,再次证明了他是非常弱的一个总统。


如果现在的情况继续的话,共和党在2018年国会竞选和2020年的下一任总统竞选当中,都会失利,我有很多的民主党朋友都让我去竞选,代表我的家乡俄亥俄州去竞选国会议员。其实在美国,民主党人都欢欣鼓舞,他们觉得民主党在下一届选举中一定会大败共和党。


另外一点,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说民主党在2018年国会竞选获胜的话,那毫无疑问特朗普会受到弹劾以及调查。这是一定的!并且一定会下台。在弹劾的流程中,国会将有权力去审查他的所有商业和财务状况,目前联邦部门正在收集这方面的信息,为2018年做准备。


在美国历史上也有一个总统和特朗普的情况类似,1841年,哈里森总统上台之后一个月就逝世了,副总统约翰·泰勒(18411845年执政)上任,但他所在的辉格党排斥他、当时的国会也与他斗得不可开交,并且除了分裂辉格党、搞垮政府信贷,他几乎没有别的成绩。但是泰勒在自己的任上发动了一次战争——对墨西哥战争,这场战事是当时的民主党不得不支持的,因此他成功地保住了自己的任期。


特朗普不能守正,只能出奇 

如今特朗普也面临和泰勒相同的困境,他没有办法刺激经济快速发展,因为他在总统竞选中,做了很强大的一个承诺,说美国会有4%的经济增长,美国会迎来更多的工作机会,而且会有很多的经济投资,那这些都没有实现。其实和他承诺相反的是,现在美国的经济正在放缓,而且由于银根紧缩(央行减少货币的流通量),甚至迎来危机。所以,他会不会像八十年代的撒切尔一样思考:做什么样的事才能让我摆脱困境?让我成为国家英雄?


1982年,当时的英国首相撒切尔所在的保守党受到了对手的强力挑战,当年她对阿根廷发动了一场战争(英阿马岛战争),并且获得了战争和政治的双重胜利——即使当时英国的经济受到战争的重创,但她毕竟是把一小块国土给收回了,巩固了政权。


这也是一个特朗普可能会借鉴的成功案例,因为我们知道在战争状态,美国总统的权力是无限的,战事期间,他也可以提高关税,他可以指责其他的国家对于货币进行操纵,通过这一点去挑衅其他的国家,可以运用《对敌贸易法》(Trading with the Enemy Act,赋予总统监管所有国际贸易与金融活动的权力,甚至可以冻结或罚没外国资产。这项法律适用于全部的国际商贸活动,并非局限于同敌对国家之间,因此是极为宽泛的授权。),来打击美国的这些贸易宿敌。

还有一个现实案例更为明显,我之前说过特朗普民调持续走低,但有一次,我发现全美的媒体都支持特朗普,是什么事情呢?那就是叙利亚的事件,特朗普在叙利亚扔了一个炸弹,当时所有的人都非常赞成特朗普,包括媒体,这是唯一的一个所有的人一边倒支持特朗普的事件。


去年12月份的时候,我在考量特朗普到底会在哪里发动战争,伊朗?叙利亚?但是我发现这些地方都不是特别合适,因为可能战线会拉长,时间也会非常的长,直到我发现朝鲜是世界上最孤立的一个政权,盟友也非常的少,即使中国是它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龃龉不断。


我并不喜欢战争,但是很不幸地是,这是我通过研究推演出来的结论:对朝鲜发动战争可能是特朗普脱离政治困境的唯一捷径,而且他还可以以切断中国与朝鲜之间的贸易联系为理由来对中国进行积极制裁,这场战争的后果会对中国不会有利。

729日特朗普推文)


我当然不希望有战争!其实我更希望美国的高层军官们,包括特朗普总统的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安全理事会的成员之一,他是历史博士,他的书批评越南战争,写得非常的有智慧,他可能是特朗普政府里面最有智慧的一个人。美国国防部部长是一位将军,他也很聪明,但他其实对于东亚并不是很了解。


现年54岁的麦克马斯特被誉为学者型斗士,曾在北卡罗来纳大学获得历史学博士学位,并以反思美军越南战争的专著《玩忽职守》闻名军界。他曾参加过海湾战争与伊拉克战争,被誉为美军近30年来最优秀的战略思想家之一。


在我看来,特朗普好像并没有其他的选择。除非他能够得到朝鲜的大幅的让步(其他的总统可能会满意于一些小的让步,但特朗普不会),包括彻底去核,但我怀疑朝鲜是否会让步到这个程度。当然如果说最后朝鲜的确是在非战争情况下去核了,对于特朗普来说,确实是功绩一桩,那也确实可以帮助他走出自己的政治困境。


关于投资的一些建议 

对于不久的将来,我并不看好。历史上有很多的经济周期都是由是银根紧缩开始的,历史上也有很多金融危机通常都是因为借贷比GDP的增长速度过快,造成了巨大的泡沫,而且通常都是借贷扩张造成了经济疯涨,然后银根紧缩成为最后一根稻草导致泡沫崩溃。现在和20062007年很类似,在2008年经济危机时,很多人靠在之前卖空赚了大钱。


现在想要买涨的人,都是因为看到了类似20062007年的经济走势,但是未来价格是否可能会急剧下降呢?我认为投资一定要有一个战略性的眼光。


市场层面上,目前国债和企业债都非常受欢迎,债券市场正经历着史上最长的牛市,利率也处于史上最低。这两者同时出现的时候,意味着有强有力的通货紧缩的趋势,目前的对策只有信用扩张这一手段,但是需要警惕的是:


当信贷协议和利率上升的时候,很多杠杆举债的债务人都会出现资不偿债的情况,由于杠杆债务的总体量非常地大,所以我们要对此非常地警戒。


公司层面上,包括中国和全球的国家都看到私企力量非常强大,但是,那些最脆弱公司通常都是高杠杆化的。如果债务危机出现的话(一定会出现),那些全球举债的公司很有可能发现债务成本在急剧上升之后,泡沫最终破灭,所以我们要避免对高杠杆企业的投资。


同时,我们还要避免对债券的过度投资,尤其不要投资高风险债券。我还建议放弃持有高杠杆卖空/高杠杆的多头头寸,事实证明有的时候你对了也没有办法及时地撤出。所以应该未雨绸缪,更加保守一点,就像20062007年的时候,有一些比较睿智的投资者,就是开始保持资金流动,也不会盲目地进入一些长期的投资,以从将来下跌的价格中获利;如果真的愿意冒一些风险的话,对大多数易受冲击的资产,可以有选择地持有一些空头头寸。


(嘉宾观点不代表一村资本的意见或建议)

 现场图片



上一篇:一村资本:专注并购重组,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下一篇:一村资本汤维清:以专业化和国际化视野助力苏企转型升级 返回